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装饰小品 | 架上雕塑 | 名家原作 | 雕塑服务 | 雕塑出租 | 城市设计 | 灯光水景 | 庭院艺术 | 风景策划 | 国际交流 | 政府导向 | 市长访谈 | 建设者说
网上咨询 | 艺术论坛 | 名家访谈 | 美 术 馆 | 书画家库 | 雕塑家库 | 名家名师 | 雕塑企业 | 战略联盟 | 行业法规 | 美术学院 | 设计院校 | 考试信息
工程实例 | 工程信息 | 求职招聘 | 待定频道 | 会员中心 | 白一讲坛 | 白一书画 | 白一雕塑 | 博士论坛 | 欧洲雕塑 | 美洲雕塑 | 非洲雕塑 | 亚太雕塑
最近更新
热门关注
随机推荐
当前位置:美苑中国 >> 名家访谈 >> 浏览文章
刘墉:我根本就是一个画家
来源:雅昌艺术网 作者:佚名 日期:2013年06月04日 访问次数:

  导语:在绘画上生性低调的刘墉十八年没有办个人画展,巨幅画作也往往才一画好,就被私人收藏,一般人不易见到,所以在内陆来讲,刘墉创作绘画作品常常会被觉得是玩票的,但是熟悉刘墉的人都知道,他是绘画的科班出身,一直坚持创作,从2001年开始他的画作在苏富比就有上拍,他也常常说文学和绘画是他的双翼,虽然偶尔会感觉同时绘画和写书是一件痛苦的事情,但是这种生活方式是他所不能割舍的,而且从现在看来,刘墉说自己根本就是一个画家。

  雅昌艺术网:这次在北京匡时拍卖预展的首次展出,应该说是刘先生在内地的这种艺术首秀,是什么样的契机让大陆的藏家可以有机会跟您有这样的一个接触?

  刘墉:我非常感谢匡时的董总,董国强先生,他在纽约特别利用一个晚上到长岛我的家里头来跟我聊聊天,也跟我提到可以拿一些作品到匡时拍卖。但是我通常不太希望由我直接拿出来,因为得失心太重,一个画家直接拿出来也会唯恐卖得掉卖不掉,卖得高还是卖得低,特别是要讨好欣赏者的眼睛,所以又透过收藏家,有收藏家正好拿出来作品,有很漂亮的,也有在美国美术馆比较喜欢收藏的我的特殊的用喷墨技巧画出来的作品。我蛮惊讶的是能够同时把这两种作品都放到拍卖场当中,可见大陆的收藏家一定是极高的品位。

  雅昌艺术网:这一圈下来觉得大陆收藏氛围怎么样?

  刘墉:我平时非常注意中国的收藏情况,所以我也相当地了解在大陆现在挺火热的,全国各地的拍卖公司是多的不得了,当然是良莠不齐,炒作的情况也是时有之,假画当然也是无法避免,但是能够全民都这样热衷收藏,这是一个好事,诚然电视媒体等等也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包括你们雅昌,提供艺术的资讯,以及电视节目上无论是鉴宝等等,让大家觉得家里头这个罐,那个瓶或者是原来挂的字说不定拿出来都是了不得的东西,于是每个人觉得在平凡当中都可能找到相当高的价值,开始去认识自己的平凡,去反省自己的平凡,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对于整个艺术市场注意的民众越来越多。

  雅昌艺术网:这次看到您在春拍预展上的五幅作品,涵盖了您从早期到现在的作品,我也特别想了解一下您现在在美国艺术创作状态怎么样?

  刘墉:我从小时候就画画,而且我是科班学画出身,非常可惜是如同匡时在介绍我的画集里边所讲的,可能我的文名掩了化名,居然有很多人听说刘墉画画会吓一跳,搞不好还以为我是玩票,我在美国出版中英文有关绘画的都是很大幅的作品,已经大概有五本,其中有一本在非洲早以前投入《China Books》是中国大陆一个公司发行,可惜没有发行到大陆来,在大陆现在见得到我的画集,包括匡时这次出的大概一共只有三本。他们出我散文集,会把我的画放上去,但是知道我画画的人恐怕还不是太多。我在研究所,我在纽约的哥伦比亚大学的博士班,我也念的是美术教育,我在美国大学教的是东亚美术概论跟中国绘画,我到美国去是由在台湾的历史博物馆推荐,同时应邀是到丹维尔美术馆做驻馆艺术家,而我在纽约的圣日旺大学做了十年的驻校艺术家,从整个看起来,我根本就是一个画家,在这儿我希望郑重地澄清我是一个画家,也是一个作家。

  雅昌艺术网:看到您出一些不单是画集也有一些画论,画论里边有一个问题,中国传统画论比较关注的是一些技法上的东西,重法轻理,您的画论有没有这两方面的一些平衡和权衡?

  刘墉:文学与绘画相互之间的关系,融合的趣味,我在国外因为你在西方世界介绍东方文化很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要“以理服人”,好像西方的欣赏者很可能问这个看起来像一二三四,这是什么东西?我说传统画《芥子点》,也在《芥子画谱》上看到了,但是很可能学生问“《芥子点》是画什么树呢?”无论是《芥子点》、《梅花点》,各种点、各种夹叶或者是岩石的皴的方法,我都要深入研究,索兴我从大学时代就开始收集这方面的资料,所以我有一本书中英文版的,专门讲中国绘画符号的书,包括鹿角枝、马牙皴、斧劈皴、折带皴,跟什么石头是怎么样的关系,拍真实的景物来对照传统的画法,让西方世界,其实也是让所有学画的人能够更深入了解中国绘画里边很多法、很多既定的临摹的东西其实是古人观察自然所创造出来的。只是后来古人观察松树,于是画出来这样的松针,这样的符号,老师就教给学生,学生又教给学生……结果越来越变得不像原来的样,松树我们还知道,柳树也还知道,竹子也还知道,脱不了那些物性,可是很多点、很多皴法到后来学者是知其所当然,不知其所以然,我在我的作品当中是探索所以然。

  雅昌艺术网:这也应该是您试图创新的一个点。

  刘墉:对,黄老师他也用很多的符号,但是显然他把这些符号是灵活运用的,这跟他早期学西画水彩有很大的关系,所以黄老师的与空气氛围的感觉也掌握得非常好,水墨淋漓、丈游诗的感觉表现得相当不错。

  雅昌艺术网:刚才您也讲到中西方之间这种关系,要在西方追求中方传统的东西。现在国内有一种比较普遍的现象,中国的画家想要走到国外,使中国传统水墨在国际艺坛上有一席之地,这样就可能会比较多地结合一些西方技法、绘画的东西,您怎么样看待这样一种现象?

  刘墉:不论是什么技法或者是媒材好的画永远是好的画,如果里头没有特殊的精神,只是表现了某一种笔墨的技巧而已,必然就是浮面的东西,所以我们知道有的是把书法、把文字加以变形成为作品,那可以很感人,也有人是把传统山石的皴法细细的,甚至像是小斧皴或者是雨点皴加上云烟画出来带有非常古典趣味的,但是又在整个画面切割上有现代感的作品也受到重视。当然还有一些很可能把唐代的重彩的方式加以发挥,让人感觉到十足的中国早期富丽堂皇的位置。不论是以色彩取胜,以构图取胜或以精神取胜,你要感动人,让人看一次好看,看久了还是好看,不是只作为室内装潢的一部分,而是可以长久收存的艺术品,这是重要的。

  雅昌艺术网:谈到中国传统水墨画,从中国大陆来讲1985年之后出现一种新的“新文人画”,您有没有一个了解?

  刘墉:为什么要从1985年呢?

  雅昌艺术网:因为当时在南京艺术学院有一个叫李小山的学生,他提出“中国传统水墨穷途末路”一种观点,所以会从那个界点,您有没有一些自己的见解?

  刘墉:我想每个画家自由地发挥,透过符号,中国绘画是可以写的,也就是说今天你画一二三四,画一些竹子的叶,这些符号,画几根像是竹梗的,甚至竹节都用加,人家一看这是竹林,你画的像女孩子假的眼睫毛似的一些符号,人家说这是松树,画几笔房子,只是画了房子的轮廓,人家说是幽居,画了直线,两三条线说“疑是银河落九天”是瀑布,诚然绘画有这个特质,画家透过这些既有的符号来写他的画,使得欣赏者能够读他的画,于是当你看的时候你说你看一片幽黄,“独坐幽黄里,弹琴复长啸。”你想到了;你看到瀑布前头石头坐了个人,你想到了“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自己去有所发挥,这是非常好的,一种是这样子走的,另外一种是笔不笔、墨不墨非常潇洒的、脱落地去画,其实像黄宾虹不是也有很多只是积墨一些东西吗?每一个画家自由地发挥,我们不必把它设一个套子,他属于新文人画,他属于旧文人画,总归一句话是画。有的时候确实是如同苦瓜和尚《话语录》讲的“笔不笔、墨不墨、画不画,自有我在。”你怎么看他什么地方都不好,偏偏他就是好,那有什么办法呢?有的电影我们看电影,我常常看电影,看到3/5我都想站起来走,憋着又是看完了说真好,那个时候真好的东西是这样的东西,所以我认为今天中国花坛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是不要给自己架个框子说我是哪个画派,我是哪一种不画,哪一种大发挥,不要这样,这样限制了自己前边的发展。

  雅昌艺术网:还有另外一种现象,在国内做创作画家自觉或不自觉的会受到一些影响,会更多地在作品中融入对当下社会一些看法,反而会缺失一些传统水墨里边意境的感觉,您怎么看待这样的东西?

  刘墉:所有的艺术作品、文学作品都是反映真实的生活,所以如果是画得拉胡琴的一个乡野人,或者是一个陕北高原上边的一个年老的农民,都是很好的,如同那个谁,我一下子忘记了画油画的谁,早期画了大的一个脸,一个农民的脸罗中立的《父亲》,多好啊!那一张呈现在我们面前,那么大一个脸让我们重新来反省我们所看到的东西,同样的一个现代的水墨画家画了早餐、烧饼、油条摆在那儿,你再去看它,你从另外一个角度美感距离上去看,你有你的诠释,你有你的反省,你反省每日的生活,于是你有了你的感触,这就是好的作品,所以你说如何一定要表现出尘之忧思,不必要,总归一句话有内涵使人感动就是好作品。

  雅昌艺术网:另外一个想从您个人这一块,因为我也看到您的一些介绍,从您开始画画到现在尤其是您去美国之后画风有一些大的转变,请您给我们介绍一下。

  刘墉:我觉得传统绘画常常有一个套子,就好像今天我们画树很可能都从这边的右手拿笔,从这边就画树枝,每一次都这样画,渐渐的就脱不开窠臼,所以我从很年轻的时候就用一个方法,我把纸这样褶皱扔在地上看,你看觉得它像什么山、什么树,我顺着那个去花就可以把原来的套子打破,我也试着不是只是用笔去皴擦,我用嘴含一个乳管去吹墨,其实古人也会吹粉、弹粉等等这种方法来表现,在这一次的匡时展览当中就有我这样的作品。

  比如画水我可以用传统的方式来勾水纹,我也可以染水,拖几条花青来染水,但是我可以把纸褶皱成小平行线,然后我用喷的方式来表现水,但是最重要的是你的技巧如果加上传统的笔墨要使新技巧跟旧技巧能够结合在一块,如果新的技巧是一回事,旧的技巧是一回事,两个脱开就不对了,所以我从很早就开始创新,我在大学时代画了一张画,那个时候大学教授都在讲这是什么玩艺儿?可是到了二十年前我开画展的时候把那张二十岁的作品又挂出来,同样的教授看说“噢,这么好!”讲究时代化,一个画家要有自我的期许,无论你的画人家喜欢不喜欢,你自己认为好就是好,有的人就好像伟大的艺术家、音乐家,他们走在时代的前面,大家只会看他的后脑勺子,于是大家不肯定他,但是你只要自己肯定自己就OK就成了。

上一篇:张晓刚:比起外面快节奏的生活 更迷恋画室的宁静
下一篇:没有了
发表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人才招聘 - 帮助中心 -